首页文长的逆袭第一百六十九章元马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六十九章元马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两个穷鬼都用尽了浑身的力气,为了得到半块儿饼无所不用其极,样子难看至极。虽然二人的动作都隐隐偷露着练家子的章法,但其实他俩饿的虚弱至极,很多动作根本是有心无力,意到而动作未到,动作到而力气未到,力气到而有所不逮,所以看起来和普通的叫花子当家撒泼打架也没什么太大区别。

  看到这二人那么快就结束了战斗,周围看热闹的流浪汉们都不屑的嘲笑着离去,接着回去晒太阳了。

  魏斌捏着这四分之一块饼,迫不及待的塞进了自己口中,这感觉,粗糙的饼面摩擦着那多津的舌面,刺激着自己的口中感觉收集区域,反复的咀嚼着,因为舍不得直接吞下,便停在口中很久,最后感觉都快成面汤了,才万分不舍的慢慢咽了了下去,喉结随之上下一动,失落感顿时泛上心头,美味就这么没了,不由得吧唧一下口舌,发出响亮的声音。

  而旁边那个争饼的流浪年轻人也是反复回味着那块饼,脸上露出了意犹未尽的表情。魏斌看了看这兄弟,便问道,“未请教尊驾高姓大名啊?”这语气中还带了点小小的讥讽之意。

  那人脸皮倒挺厚,口中不断念叨着,“尊驾大名。。。尊驾大名。。。哈哈哈。。。”魏斌心说这人是疯的吧?叨叨啥呢?这才分出精力来打量了下这个年轻人,大概也就二十多岁,衣服破烂不堪,但隐隐看着这面料在它还是完整和崭新的时候应该混有上等的丝料,鞋履前面破了俩洞,脚趾头隐隐露出,脸上全是泥垢,几乎看不清本来的肤色了,头发也和自己有一拼,乱的跟鸟窝一样。

  “兄弟,你到底叫什么啊?”魏斌懒得再尊称了,直接问了起来,那人的精神似乎不是特别稳定,刚才打斗倒挺来劲,这会儿这边有人跟他说话呢,他都不抬头看一眼,仍是喃喃道,“子马。。次元。。次马。。”

  什么次元子马的?魏斌一头包,是想吃汤圆了吗?不过这个年代哪有汤圆啊?“我说什么元什么马的,你叫马元?还是袁马?”魏斌不怀好意的问道。

  那人似乎一愣,嘟囔着:“元。。马。。。?元马。。。。“

  魏斌有些不耐烦了,”好了好了,随便了,我叫你元马得了!“这时他感到身上浑身痒痒,也不知道什么东西做鬼,就靠着院墙,晒着这会儿暖洋洋的太阳,专心的捉起虱子来了。

  过了好一会儿,那人的脸似乎又正常了一些,看到魏斌在捉虱子,也有样学样的捉起来。

  旁边有个乞丐笑道,“我说老哥,你还真能和这呆子玩一起啊,这人连话都说不完整,问啥都不知道,哈哈哈!”

  魏斌心中叹道,这个年头到处都是可怜之人,这个人保不齐以前也是个什么富家公子的,大概是战乱所致逃难到此吧,精神也出了问题。别说他了,自己都快成神经病了。

  就那么一点饼,吃下去还没一个时辰,肚子里又开始叫上了。就这个状态,别说走到长安去打探消息了,在这就得被饿死。魏斌焦躁不安,却无可奈何,自己身无分文也没有脚力,甚至连体力都所剩无几,真是就这么变成一个流民了?

  这时,不远处另一个府院的门打开了,里面出来了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大喊道,“有能干活的没有?去渡口抗袋子回来,管一顿吃的!”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魏斌耳朵一下子竖了起来,这个好,连忙拉了拉旁边的人说道,“元马,走,干活去!”

  说来也怪,那年轻乞丐还真就跟着自己过去了,魏斌来到那管家旁边叫道,“我们去!”却没注意到后面有人嗤笑道,“又有傻子上当,真以为管吃的啊。。。累都累个半死!”

  但即使这样,还是有几个饿疯了的人过来求这份活儿,那管家捂着鼻子道,“你们身上什么味啊,滚滚滚!”一边骂一边将几个脏兮兮的乞丐赶走。

  魏斌挤进来道,“尊驾,尊驾,帮个忙,我和我兄弟能干活!我们力气大得很!”

  那管家看见魏斌和旁边的人,虽然也是一身土,但看着似乎还有点气场,便问道,“你俩叫啥?”

  “我叫魏斌,他叫元马,我们是磕头的兄弟!”魏斌张嘴就来。

  管家老伯看了看道,“姓魏的,我看你得有快四十了吧,干的动活吗?我们的袋子可沉着呢!”

  魏斌伸出已经变细了不少的臂膀道:“足下老爷,看我这个怎样,绝对扛得动!”

  管家瞄了眼,大概也是着急用人,便胡乱选了几个人道,“好吧好吧,你们几个跟我来!”

  魏斌和元马就这么找了个临时的工作,跟着这个富人家的管事儿的来到了渡口。“看见那几条船没有?上面的口袋全部搬下来,装到马车上,然后回去再搬进府内!”管家指指点点道。

  听到上面的吩咐,魏斌赶忙拽了下有些发愣的元马,爬上船去,开始搬运货物。

  那些口袋上面站着俩人,魏斌走上前去背冲着他们蹲下,那二人便将口袋搬到他的肩上,满满的压了三四袋,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非常的沉,魏斌感到背上有如一座小山压着自己,便咬着牙顶住。

  “好了,下一个!”听到吩咐,魏斌便猛的用力,将肩上的口袋扶住,然后腿部猛的发力站起,这还没起来一半,右膝盖就跪了下去,重重的磕在地上。

  实在是太沉了,自己又饿的很,力气不够,魏斌居然没有站住,又跪了下去,右膝和坚硬的船板相撞,感觉似乎立刻肿了,幸亏是木头的地面,不然要是石头就要出血了。

  “我说你行不行啊?!魏老哥?”那管家在船下看到,出言讽道。

  魏斌脸上一红,刚才可是夸了海口的,赶忙喊道,“没事没事,脚下滑了。”一边努着脖子艰难的起身,脸上一下就憋得通红,脖子上的血管暴起老粗,略微稳了一下,便颤抖着往前走去。

  后面一个可怜鬼更是没好到哪去,扛了几个袋子起都没起来,还把口袋弄掉在船上,落得到处都是,船上的那俩看着的人随即大骂道,“行不行啊你,不行滚蛋!”边说还便伸手去打倒在地上的人。

  魏斌刚把袋子装上马车,回头望去,不由得大惊,那元马居然伸手去阻拦船上的监工殴打那个可怜人,喝道,“你们。。做什么!”

  那俩家丁看到居然有人敢反抗,拎起鞭子就抽在元马身上,元马也不躲避,傻愣愣的站着被打。魏斌赶紧跑上去,陪着笑脸道,“大哥们使我们错了!别打了,我来弄,我来弄啊!”一边拉起地上的人,一边狠狠的拽了下元马,“别愣着了!赶紧搬!”


首页文长的逆袭第一百六十九章元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