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邪王宠妻:腹黑世子妃68.第68章 刺杀
关灯
护眼
字体:

68.第68章 刺杀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慕容雪非常疲惫,位置的变换只是让她轻轻动了动,并未睁开眼睛,在欧阳少宸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头枕着他的胸膛,再次睡熟。

  柔若无骨的娇躯在怀,若有似无的火莲香萦绕鼻尖,丝缎般顺滑的青丝轻拂过他的脖颈,欧阳少宸心神微微荡漾。

  低头望向慕容雪,只见她紧闭着眼睛,轻轻浅浅的呼吸,长长的睫毛在眼睑上投下两道浓浓的阴影,粉色的唇瓣轻抿着,仿佛在等人一亲香泽。

  欧阳少宸的眼瞳瞬间深沉如墨,慢慢俯下了身,薄唇轻轻印在了她粉色唇瓣上,她的唇清甜,柔软,带着淡淡的火莲香,让人深深迷恋,他蜻蜓点水般轻轻亲吻着,渐渐侵占了她的呼吸……

  睡梦中的慕容雪感觉到了不适,轻轻蹙了蹙眉,小脸深深的埋进了欧阳少宸怀里,避开了他的吻。

  望着怀中只露小半边侧脸的慕容雪,欧阳少宸轻轻蹙眉:他这是,被嫌弃了!还是她在睡觉,不喜欢被人打扰?

  欧阳少宸慢慢坐直身体,静静凝望着慕容雪,眸底闪着别人看不懂的神色!

  突然,他眸光一沉,挥手打开马车顶,抱着慕容雪飞了出去!

  升空的瞬间,只听“砰!”的一声巨响,豪华的马车瞬间爆裂开来,木屑纷飞,烟尘弥漫。

  慕容雪被爆炸声惊醒,望着散落一地的马车碎片,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面色阴沉的可怕:马车上挂着镇国侯府的标记,在地下埋炸药炸马车的人,绝对是冲着她来的!

  欧阳少宸揽着慕容雪飘飘落地,空气里传来了急促的破风声。

  慕容雪抬头一望,只见数不清的黑色羽箭从四面八方射了过来,密密麻麻,细如雨点,浓烈的杀气震人心弦。

  “有刺客,保护大小姐,保护世子。”不知是谁高喊了一声,荀风、无痕,侯府侍卫们全部聚了过来,将慕容雪,欧阳少宸护在中间,挥舞着长剑抵挡羽箭。

  只听‘当当当’的一阵脆响,细细密密的羽箭被斩落于地,也有好几名侍卫被羽箭射中,生死不明!

  欧阳少宸轻揽着慕容雪,淡定从容的看着羽箭射来的方向,仿佛对这种暗杀,早就已经司空见惯。

  箭急箭密如雨,剑快剑利如风,荀风、无痕手中长剑挥舞的密不透风,将射来的羽箭尽数斩落,箭雨僵持了片刻,未能伤到慕容雪,欧阳少宸分毫。

  隐在暗中的黑衣人见羽箭完全不管用,轻轻摆了摆手,黑衣蒙面人们瞬间弃了羽箭,拔出腰间寒光闪闪的长剑,一拥而上。

  荀风、无痕、侯府侍卫们挥着长剑与黑衣蒙面上打到了一起,刹那间,空气里响起了激烈的打斗声……

  数十人在一起混战,看不清他们的具体招式,只能看到荀风,无痕长剑挥洒快如风,所过之处,必有黑衣人重伤或倒下……

  “荀风,无痕的武功真是不错!”慕容雪连连赞叹:欧阳少宸训练出来的暗卫,果然与众不同。

  “他们是所有暗卫中,最厉害的两个,黑衣人虽多,却不是他们的对手……”欧阳少宸淡淡说着,空气里突然传来一道几不可闻的破风声,抬头一望,只见远处飞来一支利箭,径直朝慕容雪刺了过来……

  欧阳少宸目光一凛,弹指挥出一道内力,迎向利箭,只听‘砰!’的一声响,利箭在半空爆炸开来……

  浓浓的火药味萦绕鼻尖,欧阳少宸墨色眼瞳里闪过一抹锐利寒芒:竟然敢暗算他的人,真是不知死活!

  衣袖下的手指张张合合,一道道强势内力飞射而出,狠狠打到了黑衣人身上,迸射出漫天血雾!

  “噗噗噗!”数十名黑衣人狂吐着鲜血,倒地身亡,浓郁的血腥味在空气里漫延!

  欧阳少宸收回内力,俊逸的面容冷漠如冰,雪色长袍随着清风翩翩飘飞,纤尘不染!

  地上横七竖八的倒着一具具尸体,黄色的地面被染成了红色,一缕缕鲜血汇集一处,缓缓向低洼处流淌。

  慕容雪眨眨眼睛,几招就把黑衣刺客们全都杀死了,欧阳少宸的武功真是出神入化,不过:“世子,你没留活口啊?”

  “那里有个没死透的。”欧阳少宸如玉手指轻轻一挥,一名黑衣人从尸堆里飞了出来,重重掉落在慕容雪面前,满身,满脸都是血,目光也微微有些涣散!

  慕容雪扯下他的黑色面巾,揪着他的衣领冷声质问:“谁派你来杀我的?”

  黑衣人的眼珠滴溜溜的转动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最好实话实说,不要想着随便编个人名欺骗我,恨我入骨,想取我性命的就那么有数的几个,我能猜得出来,只是想从你这里确定一下,如果你敢撒谎,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慕容雪微微笑着,清新自然,眼瞳却幽深到了极致,隐约中带着魔性,摄人心魄的气势,让人呼吸瞬间一窒。

  黑衣人只觉轰的一声,头脑顿时一片空白,回过神后,他眸底染着浓浓的惊恐,语无伦次的道:“是您的继祖母杜老夫人让我们来的……她给了我们一万两银子……买您的性命……您会经过这条路……也是她告诉我们的!”

  “原来是那个老虔婆,多谢了!”慕容雪微微一笑,如百花开放,手中软剑径直划过了黑衣人的脖颈,割出一道长长的血迹。

  黑衣人圆睁着眼睛,重重的倒在了地上,殷红的鲜血自伤口流出,染红了地面……

  无痕挑挑眉,不解的道:“慕容姑娘,您怎么不留下他,带回府和你继祖母对质?”谋害侯府千金可是重罪,告到顺天府,杜氏一定会被关进大牢。

  慕容雪目光幽深:“杜氏很聪明,不会留把柄在黑衣人手里,只凭黑衣人的一面之词,根本定不了杜氏的罪,说不定还会被她反咬一口,说我诬陷她!”

  “那您准备怎么办?”无痕满眼好奇:放过杜氏?这可不是慕容雪的风格!

  “杜氏送了我一份意想不到的大礼,她自然也要回敬她一份!”慕容雪微微一笑,神秘莫测,漆黑的眼瞳里闪烁着骇人的森冷寒芒……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本书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