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姐今年二十八!47愁愁愁
关灯
护眼
字体:

47愁愁愁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你……到底想怎样。”

  周伊南说那一长串话的时候,张哲都没有开口,就算是在周伊南说完之后,他也是在沉默了很久之后才想出这么样一句一点新意都没有的话。

  不过,周伊南却是乐得听这样的话。因为,这意味着张哲已经决定妥协。

  周伊南:“继续做你的缩头乌龟,别干多余的事。”

  张哲:“你……!”

  周伊南:“你什么你?自己做出来的事不好看,就别怪别人说话不好听。你还别不服气呢,要是对我说话不客气一点,我让更多人对你说话不好听!”

  听到婕婕说不想让周伊南把俩人的艳照和小毛片级别的视频放到网上的时候,周伊南的心里是真的气得厉害。但她之后又左思右想啊,觉得不上传有不上传的搞法。

  就比如吧,她今天晚上去容清楼下小区那儿这么喊话,用不了多久这件事整个小区准定得传开。再加上周伊南还发了小传单,让大家不仅仅可以知道那是哪家哪户,还能够正确认人。她就不信这月黑风高的,保安大叔还能称职到连夜把她给贴的那些彩印小单子全都给处理干净了。要知道,她还给每家每户的邮箱里都放了一张这样的小单子呢。

  这样,就足够容清一家每天进出小区的时候被人指指点点。

  小三可能真的不要脸到天下无敌,但小三的父母要做人啊。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容清被曝光了,张哲却是被全身马赛克,俩人还能一起共度难关同仇敌忾?这可不是好大一个内部矛盾吗!

  再说了,她是知道她这前妹夫的,追女孩的时候,自身的优势就算只有5,他也能给在不经意间给夸到10。她就不信张哲会没和他姘头说过他家在派出所有关系,可高端大气上档次了。

  那他的姘头还不天天缠着他,问他怎么不对付那天晚上在她家楼下的人?

  这做小三的女人要是发起狠来,可得比周伊南,舒倩和谢萌萌仨加在一起都要狠。周伊南坚信这一点。所以啊,她不发狠,她就在旁边看看。你不是要为了那姘头和我们家婕婕离婚吗?那我就让你好好看看,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样的货色要和我们家婕婕离婚!

  就算这女人最后被闹到名声远近闻名了,除了当事人张哲之外没的男人愿意和她在一起了,和本来就是为了要和她结婚才跟婕婕离婚的张哲最终修成正果了。这进进出出的人可不得连张哲一起给指指点点了?到时候要是有好心人拦住张哲,和他说容清那会儿做的这么些“好事”,这张哲是和别人说那个被马赛克掉的奸夫就是他呢,还是说那个真不是他呢?

  一想起来自己这一晚上的努力能给张哲带来这么长长久久的麻烦,周伊南就觉得被狼狗追着跑也值啊!

  这叫反得一手好奸!

  当然,这件事周伊南并没有和她的宝贝妹妹说。她可是真怕婕婕又好心病发作了。要知道,婕婕的妈妈太要强,什么事都喜欢争一争,这物极就必反,给教出了婕婕这么个什么都不争也不抢的女孩子。

  可也就是在一周之后,这个在周伊南眼中很乖巧,又不争又不抢的女孩,却是做出了一个对于她来说意义极为重大的决定。

  婕婕决定和张哲上法院离婚。

  “我们家能分的钱一共也就是十二三万,我知道张哲是吃准了我不想再为了十二三万的分割比例劳师动众,又请律师又上法院的。可是这么多事,总得有一件是让他不如意的吧。”

  或许,当婕婕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才算是真正的长大了。

  而这份长大,却是所有亲近她的人都不愿看到的。

  在婕婕做了那个决定之后,周伊南在周四的晚上把郑麒和管超请到家里来吃饭。本来向在周五周六请他们来的。可无奈,周五周六的时候郑麒的餐厅生意太好,实在是走不开,这就只能把时间挪到了周四,晚些开饭。

  为了感谢那天郑麒的帮忙,为了上法院离婚的事忙得不可开交的婕婕也过来帮忙。餐桌上,婕婕连连对郑麒说了好多声谢谢,也和对方说了自己找律师的进程。对此,郑麒表示这个离婚案子里婕婕虽然能分的钱不多,但好歹也不能随便找个律师就算了,当即就把一位和自己相熟的律师介绍给了婕婕。

  这个在这段时间里一直故作坚强的女孩终于还是没能忍住了哭了起来。

  那天晚上,婕婕连喝了两杯周伊南和谢萌萌特调的桑格里拉汽酒,居然两杯下肚就倒下了。周伊南把婕婕扶进自己房间里之后又和郑麒她们说了那天晚上她蹲在那小三楼下干的事儿,连郑麒都不住的赞叹,高,实在是高!还说果然不能得罪一男兄啊!

  但互相调侃了一番之后,郑麒和管超又向周伊南表示,这孩子吧,他们是真的不建议婕婕争取过来。一方面,以婕婕的工资要向在上海把一个孩子养大,实在是太辛苦。另一方面,婕婕又真的还只有二十五,因为生孩子的时候年轻,恢复得很好,从外表看起来还真不像是当妈的人。这样,再去找个对象也不会那么的困难。

  更何况,婕婕和张哲这回离婚是真的做了冤家,这孩子又是那种男人的种,何必累死累活的给他养孩子呢?这可不是看到孩子就想到孩子他爹,一想到孩子他爹就气死自个儿。你各种忍耐各种奉献吧,孩子养大了还不得回去认爸爸?这种气,这种冤枉,谁受得了?

  不过这样的话虽然在理,可郑麒和管超毕竟和婕婕不熟,哪能真说出口啊,只能劝劝周伊南这个姐姐。

  这事儿周伊南虽然应下了,可毕竟这种事她也不能像她大姨妈在她妈耳边唠叨她怎么还没找对象那样的跟婕婕说。

  所以说啊,这事儿有的让人愁了。

  家里的事儿愁吧,这公司里也不安生,直让人长吁短叹。自从周伊南调到了新的组之后,离主管庄悦的位置近了,这庄悦就对周伊南各种差使。

  今天让周伊南给她上网买内衣,明天让周伊南给她上网买内裤,后天呢,让周伊南给她买火车票。买的啥火车票知道吗?上海到杭州!还必须得随叫随到,什么时候布置工作你下一分钟就得到岗,周末也不能缺席!

  大姐,你上海到杭州的火车票都要死要活的一定要人给你周末晚上六点半上线给你买啊?半小时就有一辆车的事儿你不能到了随到随买啊!你提前买好了不还一样要去自动取票机取票么!你取票都能去取了还不能直接在上面买一张票啊?呵呵,这世上偏有人不!

  庄悦这一让周伊南买了,别人看到还有样学样,也托周伊南买。每到这个时候,庄悦就会不轻不重的说一句,周伊南啊,你就帮大家买一下吧。

  庄悦这一句可叫一个轻松啊,结果在她的带领下,一部分人开始了她们的“赊账”行为,连东西都到手了,都不记得把钱给周伊南,还要她一个一个的去催。

  搞到后来,周伊南干脆说,不好意思,我的U盾掉了。

  然后庄悦就会说,没关系,不是有急速付款吗?你用急速付款的金额就好了。我不会让你超出每天的限额的。

  于是周伊南又说卡上没钱了。然后庄悦就又说,那你不是还有信用卡吗?信用卡总得有五万的透支限额吧?同事嘛,总得相互间帮帮忙啊。

  当庄悦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周伊南真想说一句,我□姥姥!!

  这天,被气得完全要怒炸头毛的周伊南瘫坐在椅子上,体力因为她的愤怒技能而以四倍速不断的流逝。多好的一姑娘啊,被人轻飘飘的几句话就气成这样。

  中午午休的时候,她和自己原来那个组的同事一起吃饭,组长丁凯不住的用菜单给她扇风,原来组里那个和她关系不错的小姑娘则给她递水。除丁凯之外的几名女同事也是从别处听说这件事的,这会儿已经发展到别的组的小姑娘去找周伊南,拜托她给自己网购的地步了。处丁凯之外,周伊南原先那组的几名同事都是一脸“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的表情。

  “周伊南!冷静!冷静!深呼吸!!来,听我的口令!吸气!呼气!再吸气!再呼气!”丁凯给周伊南用菜单扇风啊扇风,一脸的紧张和担忧,活像是生怕周伊南气得厉害了就这么腿一蹬的去了。

  周伊南:“丁凯!!你这是在扮演妇产科大夫的角色吗!”

  丁凯:“哟,都直接叫我的名字了,看来这回是真给气得不轻。早就和你说过庄悦这人麻烦吧,你怎么还惹上她了?”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怎么惹上她了!你不都说我比你男人吗!我心里哪能有那么多弯弯绕啊!”

  周伊南委屈,周伊南这回是真委屈。她在公司里说不上是女魔头吧,好歹不是那种小白兔。可谁知道她能遇到一个这么油盐不进不管你说什么怎么婉拒她都好像听不到的主!要是别人吧,周伊南还真就翻脸了。可庄悦不一样啊!她可是他们顶头上司的相好!是主管级别的姘头!要是真惹到庄悦了,供应商都是说换就能换的,周伊南这么个小卒子,怎么和顶头上司的相好斗!

  所以说她恨小三……!

  她恨不得在公司里把她在容清楼下喊的那些话全都给再喊一遍!

  但那只不过是能想想而已。可不让人憋屈到死么。偏偏这丁凯在这种时候还继续刺激她。

  “周伊南啊,其实吧,我忘了告诉你了,在你之前的那个组长,好像就是因为这个才受不了辞职的。好像那人每月有多少工资多少奖金,花了多少又还剩多少,信用卡透支多少了还有多少限额,庄悦知道得比那人都还清楚。”

  “丁老大……我哪儿对不住你了……你要这么害我……”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周伊南简直叫一个声泪俱下,一双带着控诉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丁凯,居然还挺渗人的。

  旁边的小姑娘见状连忙连忙转移话题:“南姐,这主管让你在网上给她买什么东西啊?她不是……她不是随便出手就是一个几万块钱的包吗……怎、怎么还在网上买东西啊?”

  “维多利亚的秘密。”周伊南叹了口气,眼中带泪的说出了这么个词,显然让人家小姑娘没能明白也理解不能了。于是周伊南又继续解释:“她让我给她在网上买维秘家的内衣!”

  “啊?维多利亚的秘密家的内衣?那……那在淘宝上能买到吗?”

  “我怎么知道?”周伊南毫不留情的翻了个白眼:“反正她那天在我耳边唠叨了一个上午,说那家店里的肯定是真的,她以前买过,和她在外国买的都是一样的。”

  至于是不是真的,要真是正品,庄悦能在周伊南的耳边唠叨一个上午吗?能吗能吗?

  周伊南是真想说,行了庄姐,你是我亲姐,我知道你买的都是真货,不管是在淘宝上七浦路那儿西宫里还是地摊上,只要是你买的维多利亚的秘密,那都是真货!杠杠的!求你行行好别在我耳边一直念一直念好吗?你不干活别人还要干活的!

  但是面对老板家心爱的相好,就算坚刚如周伊南,她也还是熊了。

  极为难得的,这天中午周伊南只吃了半碗饭和几口菜。看到她是愁得厉害了,丁凯也就勉为其难的给她出了主意:

  “周伊南,看在你过去是我得力下属的份上,我给你出个主意!来你把心里话全都写在QQ签名上!我们领导最喜欢每天把员工的QQ签名一个一个看过去了!你要是这么做了,他一定能看到!”

  听到这句话,周伊南极为认真且严肃的点了点头,然后眯着眼睛看向说道:“真是个好主意!说吧丁凯,你到底是收了谁的好处,想让我这么一个没势力的可怜小职员被公司扫地出门?”

  丁凯本来也就是想和周伊南开个玩笑的,没想到她居然这么认真严肃的回答起了自己,当即就讪笑了两声。但是周伊南显然不愿意就这么简单的放过他,一巴掌拍上了丁凯的肩膀:

  “来吧我给你想了个好办法,你,去和我们主管说你喜欢她,虽然你每天都看得到她但是每天都想她想得睡不着觉!等把她哄高兴了再来曲线救国?来吧帮帮我吧,你怎么能忍心看我就这么在公司混不下去然后递辞呈?让我来告诉你我们庄主管喜欢什么!她喜欢戴有大只蝴蝶结型的发饰!她把范冰冰当成她的风向标!范冰冰怎么打扮她就怎么打扮!她最喜欢听到有人夸她瘦了,夸她又瘦了!皮肤好了,越来越细腻了!这种话你闭着眼睛说她都信!”

  周伊南每说一句话就用力的拍一下丁凯的肩膀,直把人给吓得心惊肉跳的。可就是在这个时候……一阵熟悉的声音传来。

  那,是一个女高音。在发嗲中带着一抹凶恶。

  她尖锐!她杀气凛凛!

  她是周伊南组里的一枝花!

  二十五岁辣妈闵子露!

  “离婚!!我要跟你离婚!!”——周伊南发誓这已经是她这个月第三次听到这姑娘和她老公吼离婚了。

  “你居然敢打我!!你居然还敢打我的脸!!来啊!我们把扬州的那套房子卖了!明天就去离婚!你别指望这个月月底我还会给你换信用卡了!有种你让你在外面搞的那个贱货帮你还钱啊!”

  周伊南在听到闵子露MM喊话的那一刻就极为自觉的把他们公司统一的胸牌给摘了下来。并且和她同桌一起吃饭的那几人看到周伊南的动作,似乎瞬间就明白了什么,也默默的,默默的把他们公司的胸牌给摘了下来……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本书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