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姐今年二十八!16带着老母来相亲
关灯
护眼
字体:

16带着老母来相亲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和谢萌萌通了二十分钟的电话,周伊南总算把心里憋的那些压着她喘气的事儿全都给又往外倒了一遍,觉着好受多了。可周伊南好受多了,谢萌萌又觉得可伤感了。

  “我原先觉得你这样的可好了,如果我要是能像你这样,也不会每次回家过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可我现在怎么觉得你比我过得还愁呢。”

  “谁家没些烦心事呢。”

  听到谢萌萌居然这么伤感,周伊南居然还翻过去安慰她的这位同居人。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谢萌萌又打起精神来的对周伊南说道:“伊南,你最后一场相亲到什么时候结束?等你回来我们一起去吃夜宵吧!吃烤扇贝怎么样?”

  “成啊!最后一场相亲我妈给约在九点,一家茶室里面。我估计我顶多一小时能结束,然后我就通知你,我们分头去吃夜宵的地方?”

  这漫长的一天里,总算能有件事让周伊南想想就觉得心情又能好起来一些了。当然,直到这一刻她也总算明白一天约七场是可能的,并且如果她愿意,她还能在七场之后再自己给自己加一场夜宵!

  当然,耍宝的事还是得容后慢些说。看一看手机上的时间,她现在也差不多得赶着去第六场相亲了。

  周伊南,你要给力!

  周伊南拍了拍自己的脸,这么在心里和自己说着,给自己鼓劲。然后她这就昂首挺胸的走向第六场相亲的约会地点。时间是周妈妈定的,地点就得是别人定的了。那是一家吵吵闹闹的小菜馆,这一次的相亲对象在她到之前就已经到了,可却是让周伊南完全愣了的母子二人一起来战。

  并且,这带着妈一起来相亲的相亲男6号上来就掏出手机低头来刷,而由他妈妈来对她说了开场白:

  “周小姐是吧,你如果想和我儿子谈,首要的一点就是要辞了你现在的工作,到我们金山再来找一份工作。”

  周伊南傻了啊,她完全弄不明白这个相亲男6号的妈在闹哪样了啊。于是她只能睁大眼睛疑惑不解的问:“阿姨,为什么……您要这么说呢?”

  “周小姐,我相信你已经听介绍人说过了吧?我儿子呢,是个公务员。公务员是一份很高贵的职业,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考得上去的,这点你应该知道。那我儿子现在上班的地方在金山,你要想和他谈,当然得到金山来工作啊。不然你如果没车,每天上下班都得先坐一个小时的车才能到一号线的莲花路,然后才能再到别的地方去,光路上就起码得要两个多小时,那你还怎么在下班之后买菜做饭照顾我儿子?我丑话先说在前头,做我们家的儿媳妇,得家务活全包,你总不能让我儿子这么一个公务员去干家务吧?你总不能连早饭都不给自己的丈夫烧吧?”

  不行不行,周伊南觉得那个相亲男6号的妈妈说的那段话信息量略大,绕得她有点懵,她得喝点冰水正一正思路。

  对对对,我现在需要冰水,我现在需要冰水!

  就这样,周伊南不好意思的朝坐在她对面的那两个人笑了笑,招餐厅服务员要来了一杯加冰的水。

  一口,两口,三口。

  冰水在周伊南的喉咙里咕咚咕咚的往下咽。可是咽到第三口周伊南就觉得不对劲了啊。

  什么!!?公·务·员是一份很高贵的职业!!?

  什么!!?要跟他儿子谈得先辞了工作去金山另外找还得家务活全包!!?

  什么!!?这个脑残连早饭都一定得要老娘先烧好了才给老娘上班去!!?

  什么!!?为什么这婆娘说了那么久的话我就没听见个男人说话的声音!!?

  次奥!!!!!

  终于反应过来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的周伊南一口气又喝了一大口冰水,而后才看向用挑剔的眼光看着她的相亲男6号的母亲。看完那个一脸刻薄相又自我感觉可好了的婆娘又再看看旁边那个相亲男。这个男人他从头到尾都在刷手机!还边刷边笑!!

  “阿姨。”

  周伊南终于开口了,用一种温柔得腻死人的声音。

  “我想我从刚刚到现在都还没有自我介绍过呢。我叫周伊南,今年28,比你儿子小五岁。在一家外贸公司上班。主要干的活儿呢,就是和外国的服装公司合作,给他们提供材料,当然我们也给一些客户按照他们的设计图纸和要求加工成衣。我们的客户呢,主要都是一年几千万的大单子,外国的设计师过来这里的时候呢我们也会接待他们。

  虽然有时候经常得加班,不过都有加班费。平时的福利也很好。奖金加上工资也有九千一个月了,虽然算不上多有钱,也用不起车,不过我一个人能过得很舒服。平时出去喝喝下午茶吃吃小点心,礼拜二晚上再去看个电影。得了空还能去看个音乐会什么的。

  我还挺喜欢我的这份工作的。所以呢,我觉得这顿饭我们也没必要吃了。您啊,一定一定得给您的儿子找个更好的女孩,觉悟低成我这样的还真配不上您儿子这么高尚一人。”

  等到周伊南说到这句的时候,那个本应该是本场相亲主角的相亲男6号终于把自己的视线从他的手机屏幕上拉开,看了周伊南一眼,然后又低着头边刷手机边说道:

  “我觉得你凑合还能配得上,不用这么说自己的。至于你刚刚说你月薪九千,那好说,干你们那一行难道还能像我这样的干到老?三十也就该得失业了。你现在自己辞了也就少干两年,就听我妈的吧。我觉得你跟我还是能谈谈的。”

  轰隆隆!

  轰隆隆隆!!

  轰隆隆隆隆!!!

  在那一瞬间,周伊南简直觉得自己已经被哪位仙人渡劫用的九天神雷砸中了。

  直到那一刻,周伊南才隐约明白过来为什么那个相亲男6号之前都不说话了啊!!他这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他专门负责在关键的最后时刻放大招送你去死的啊!!!

  周伊南隐隐觉得此刻她的喉咙里就这么梗了一口老血。咽,咽不下去。吐,卧槽它居然还吐不出来!

  我要死了……

  要死了……

  死了……

  了……

  当这场相亲结束的时候,周伊南几乎是爬出去的,像夏天的狗儿似的喘气,扒着路边的栏杆才能让自己的小身板不要晃啊晃啊的就倒下去。周伊南惨然一笑,对自己说道:

  伊南!你要做一男啊!!还剩最后一场!关键时刻一定要扛得住!!

  无视敌方对我的侮辱!!无视敌方对我的轻视!!

  我很好!我很好!我真的很好只是嫁不出去……而已!!

  人不在沉默中变态,就在沉默中灭亡。

  通常情况下,经历了这种惨无人道的相亲战记,人只有两种变法。

  一种,各方面条件明明都很好的女孩变得越来越不自信,因为相亲对象的话,介绍人的话,以及家里人所施加的压力而开始对自己产生怀疑,进而变得懦弱自卑,敏感多疑又神经纤细,并且开始在心里产生了女人就该拿自己的薪水去贴男人,就该给男人生儿子自己带孩子,就该家务活全包的暗示,久而久之,这自信有为的好姑娘也就废了。

  另一种,就是像周伊南这样的。把那些个相亲对象和相亲对象的要求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告诉自己结婚以后就会过的这种日子,从而下意识的去抵触结婚这件事,甚至在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时候就已经对结婚后可能有的未来产生一种恐惧。

  乍一看周伊南这样的一天都比一天更威武雄壮,但实际上……日子久了哪种情况更具毁灭性还真说不一定。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本书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首页姐今年二十八!16带着老母来相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