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姐今年二十八!8茫然若失
关灯
护眼
字体:

8茫然若失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当天晚上,周伊南并未有出席总助请客的那场应酬,而是以身体不适为借口偷跑了出去,和舒倩一起上馆子吃了一顿火辣火辣的川菜。照理说,周伊南昨天刚在舒倩的婆婆那儿吃了个不能言说的哑巴亏,怎么着心里也该有点疙瘩,不该在这时候把舒倩约出来,以免暴露情绪。

  可或许周伊南和舒倩闺蜜的程度已经达到了某种境界。以至于就算是在前一天的下午才发生了那样的事,周伊南也还是想在第一时间和舒倩分享那些事,以及自己的心情。

  舒倩一边吃着泡椒味的烤鱼,一边喝着凉茶听周伊南那二十八年来头一遭的经历,不禁啧啧称奇。

  “能让你这么激动啊,你给说说看那个男人的样子?”

  或许对于舒倩而言,更让她觉得惊奇的不是周伊南,而是那些完全不像是该从周伊南嘴里说出的话。该说舒倩认识周伊南已经快有就个年头了,可在这九年里,她几乎从没见过周伊南追星似的喜欢哪个男明星,也没怎么听过周伊南对那个男人溢于言表的赞美。周伊南几乎只是在看到有着欧美男模照片的杂志时才对某个模特夸上几句,说那个男人的身材如何,脸又如何。

  正是因为舒倩实在是和周伊南太熟稔了,也对她的那副德性太了解了,所以当周伊南开玩笑的说出她这辈子可能是要孤独终老了的时候,舒倩才会认真严肃的思考,这样的事是不是真的会发生。

  “哇哦,这是个好问题。他……首先他看起来很清爽!长得当然很帅,身材很不错,眼神让我觉得……很有被电到的感觉。你能明白那种很认真的看着你,眼睛里只有你的感觉吗?但那肯定不是打量,不是。”

  不知道是不是等舒倩问出这个问题已经等了很久,当周伊南听到这个让她能够瞬时想到很多的问题时,她放下了筷子,也同样放下了美味的烤鱼,手上动作不停的形容起了今早遇到的那个年轻男人。可才说了没几句,周伊南就顿时有了一种词穷的感觉。

  那就好像……在你的脑袋里有一段美妙不已的旋律,你能让它在你的脑袋里延绵不绝的流淌着,可当你要把这段旋律唱出来的时候,你却发现你根本抓不住它。

  向来都十分能说的周伊南发现自己竟是在这个时候不知道要说什么了,愣了片刻后又拿起了筷子,继续叹息着吃烤鱼。

  或许,今早下车后居然没问那个年轻男人要电话号码的确会是周伊南这二十八年人生中的大失策,但如果不这样……她又该怎样?

  “嗨,帅哥,能告诉我你的手机号吗?”

  这个显然不是周伊南。

  “不不不不好意思……你、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手机号,我们有空常联系?”

  这个显然也不是周伊南。

  一直在不停的想着这个问题,周伊南竟是觉得今天的烤鱼没以前的好吃起来了。舒倩还要回家哄孩子,不能太晚回去,因此两人在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就从烤鱼店里出来准备打道回府了。周伊南特地多买了几份配菜和小半条烤鱼一起带回去给现在的同居人谢萌萌。

  当她穿上外套,拿着打包的烤鱼往地铁站走的时候,周伊南不禁懒洋洋的说道:“倩,你说我是不是特失败。二十八年了都没遇到个真正让我喜欢的,对眼的。今天好容易遇到了,又让人给跑了?”

  “说不定这个错过了是为了让你遇到一个更好的呢?”

  舒倩看到周伊南那副失落的样子,不禁笑着安慰道。然而周伊南却是也笑出声来。

  “都什么年头了,你还信那些?反正……我是不信了。”

  说完这句,两人便在烤鱼店的门前分开,各自往回家的方向走去。初春时节,天渐渐冷了下来,晚上的寒风一吹,周伊南竟是觉得有些凉丝丝的。在这一刻,她突然觉得,如果现在能有那么一个人,站在她的身边,把身上穿着的,还带着温暖体温的外套披到她的身上,那该是有多好。

  然而那也只是瞬时闪现的愿想,周伊南无谓的笑了笑,便将那个不切实际的愿想丢出了自己的脑袋,把外衣裹紧些后又露出了往常那般的微笑,一人坐地铁回到了她新安下的家。

  打开门走进那间对她而言还有些陌生的房子,却见客厅的桌子上俨然放着一份租房合同。

  原来,在今早周伊南离开之后,谢萌萌就已经联系了房东,甚至已经把租房的订金都付了,就是为了这套不错的房子别被房东迅速租给了别人。

  周伊南看着那本薄薄的合约,顿时觉得心里竟是暖暖的。

  她敲了敲谢萌萌卧室的门,却发现没人应声,疑惑之下拧了拧房门把手,却是发现房门并没有上锁。于是周伊南轻而缓打开了房门,当视线进入那间她昨晚暂住过的房间,发现里面正是一片漆黑。

  接着客厅里的亮光,周伊南能够看到房间里拉上的厚重窗帘,以及正躺在床上把自己裹成了一团蚕蛹那样的谢萌萌。周伊南颇有些好笑的走了过去,心里想着,谢萌萌当真是个奇人,她们两个萍水相逢,且昨天才认识,互相间除了一个名字和一个手机号,根本就没有知道太多了,然而谢萌萌却可以做到毫无防备。

  在昨天晚上的时候让自己这个不完全的陌生人住到自己的家里不说,还在房东的面前替自己担保,甚至连租房的订金都付了,还把房子的备用钥匙给自己,并且不锁房门。如果自己是个居心不良的人,谢萌萌还不得栽个大跟头?

  这样的大龄单身女青年让周伊南觉得无可想象,却也觉得……如果是和这么一个人做同居人,或许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么想着,周伊南坐到了谢萌萌的床边,并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不意外的听到一阵说不清是呜咽还是嗷唔的声音。

  “周……周伊南?我今天把给你洗的床单被套都给晾干收回来了。不过你那床的被子可能会有点厚了,我把多余的被套拿过去了,网上有一套蚕丝被正好在团购,页面我留着了,你看着如果喜欢的话就买下来。”

  原来谢萌萌是今天一个人忙了一天,平日里不怎么动弹的她就这么被累着了,所以傍晚之后连晚饭都没吃就又睡下了。明白了这些的周伊南不禁失笑:

  “我给你带了烤鱼回来,这会儿应该还没凉,你赶紧吃了吧。”

  说完这句,谢萌萌两眼冒出兴奋的光,虽还迷迷糊糊着,却是挣扎着爬了起来。

  “桌上放的合约我看了,我待会儿就把钱划到房东的账户上,你也把你的银行卡号告诉我,我把你付的订金还给你。”

  看到谢萌萌已经努力挣扎着爬起来了,周伊南先行转身走到客厅里,把自己带回来的烤鱼和米饭拿出来,并把一次性筷子也一并放好。两个才认识一天,且在刚见到的时候并不怎么对眼的大龄单身女青年一起坐到了客厅的餐桌前,一人吃,一人说着什么。

  周伊南对着谢萌萌,把今早遇到的事又回顾了一遍,毫不掩饰的表达了自己的忧郁,却也觉得这件事该是到此为止了,过了今天就不该去多想些什么了。哪知道正当周伊南如此想着的时候,盯着烤鱼幸福猛吃的谢萌萌问出了这么一句:

  “如果,我是说如果啊,如果让你再遇到那个男人一次,你会和他说什么呢?”

  谢萌萌说出的这句话难住了周伊南,竟是让她愣在了当场。就在这个问题的答案即将呼之欲出的时候,周伊南的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显示的是一个对于她而言很陌生的号码。周伊南看了片刻后也未有多想的接起电话。

  “喂,你好。”

  “你好,请问你是周伊南吗?”

  “是啊,请问你是……”

  “我是你的初中同学刘韵君啦!问你,你现在还是在上海吗?这周六过来参加同学聚会怎么样?”

  或许这真的是一个太过出乎意料的电话了,周伊南不禁抬起头来看向此刻真看着她的谢萌萌,眼睛里所闪现的,是未加掩饰的诧异。

  “我……我现在是还在上海。这周六也暂时还没有安排。”

  “那真是太好了!我好不容易才通过公安系统找到的人。你还记得林航么?他初中毕业就全家一起去德国了,今天才回来,重新开通了他早几年前用的手机号,居然就被我这么赶上了,你说巧不巧?”

  “林……林航……?”

  “好啦我不和你说了,我还得联系其他人呢!待会儿我把周六聚会的时间和地点都用短信发到你的手机上啊。”

  周伊南还疑惑的重复着那个对她而言似是陌生又似是在哪里听到过的名字,对方就已经挂了电话。于是对于初中那段时期的记忆已经相当模糊的周伊南莫名不已了。

  刘韵君?那是谁……?林航?那又是谁……?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本书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