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春秋憾第六章、今昔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今昔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页
  白驹过隙,时光荏苒,转眼间,十年光阴匆匆而过。

  十年间,周王国敕封的各诸侯间为争得一方之地,兴兵而起,各自割据一方,战火连绵。

  而作为大将的李景武,因其有勇有谋,武艺无双,被晋国国君奉为王牌将师,也因为他的存在,其余侯国在觊觎着晋国国土之时,都不得不先掂量一下自己手下将帅的分量,少有人敢轻易来犯。

  十年间,李景武两鬓上有了花白的痕迹,而他的两个儿子,也随着光阴流逝而成长。李景武的亲生儿子,李家少主李牧,与他的父亲一样,也以其傲人天资深受而晋国国君青睐,晋国首府金陵城内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可与之相对的,是李景武的义子公孙白,低调地可说是有点过分了,城中百姓大多根本不知这号人物,了解其底细的,更是少之又少。李景武也曾经带他入过朝堂,可他却不爱出风头,跟在李牧身边,如同他的随扈一般,从未引起晋国国君的注意。

  这日,李景武督查两营换防归来,回到金陵城内,却不见自己的两个儿子前来迎接。

  “这两个小子又搞什么……”

  李景武心中疑惑,快马加鞭赶回府中。连兵甲都还没脱下,带着两个随从急急奔向演武场。

  公孙白拿不准,但自己的亲生儿子李牧,李景武还是相当了解的。如果说要找一个他最有可能出没的地方,便是这将军府中,用来让人一较高低的演武校场,三天两头,李牧便要拉着好武艺的人来这里较量。李景武有言在先,这些自家人的比武,须点到为止,且看他们较量的人在外决不能提起这些事,以免被别国的探子听见。

  按理说,李牧最好的对手,应该是年龄相仿的公孙白。但不知为何,自公孙白进入李家以后,他的成长,却有些出乎大家的意料。

  果不其然,还没走到校场,李景武便听见了那些将士们的哄闹叫好声。

  校场之上,但见一少年,面相俊朗,手持一杆龙头长枪,双目中战意熊熊,一身傲气十足,赫然是李牧。

  他的对手,却基本都是一副老辣面孔,且不止一位。三个身披重甲的老军士,各自拿着武器,脸上悉数刻画着紧张的情绪。

  而李牧,以一挡三,满脸淡然,丝毫不带一点惊慌之色,仿佛已经胜券在握。

  只有几个眼尖的老将发现了李景武的到来,还没来得及唤众人行礼,李景武便起手止住了他们的动作,不声不响地站入了围观的人群之中。

  三位老将军,攻势猛烈,手中兵器虎虎生风地挥舞着,正直扑李牧上三路,如暴风骤雨猛攻而去。李牧沉稳应付,兵器碰撞间,铿锵作响,火花四射。

  “少主!得罪啦。”其中一位老军士笑着,攻势不停,忽而猛收自己的浮头,转势猛扑李牧下路,斧刃横扫而去。

  李牧见状,腾身一跃,翻身起跳,躲开扫来的斧刃后以枪头迅速点向来人面门。

  老军士双目霎时瞪大,收斧头做挡。枪尖触上斧面的同一刻,李牧暴喝一声,浑身真气迸发,赫然是晃眼的浑黄之色,昭示他已是知武巅峰的高强武艺。

  那位老军士被李牧的护身气劲真开,虎口发麻,身躯于半空中猛退。

  他落地后,向两位同伴使了个眼色。三人心领神会,同时间一声闷喝,齐齐祭出真气,黄雾似的真气迅速笼罩三人之身,皆是知武境中阶段修为,但比起李牧,还是差了一点。

  这三人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年龄比李牧大了不止一轮,可他们的武学修为还不如这个后辈,可见李牧真乃天纵之才。

  李牧持枪杵地,对三人爽朗笑道:“诸位,来动真格的吧,可别留手啊。”

  三位老军士傲然而立,也报以微笑:“少主也别留手,我们这些老家伙,可没那么好对付!动手吧。”

  “好!”

  李牧应声,一脚踢枪,枪头又一次挥舞起来,直刺最前人的胸膛。

  三位老军士也配合默契,各自挥舞兵器,沉稳抵挡,不时发起攻势。

  围观的兵将们像是被勾去了魂魄,目光全在交战的两人身上,连眨眼都是能快则快,舍不得片刻耽搁。人群中不时还有议论的声音。

  “你说这次谁会赢啊。”

  “不好说啊,少主招式凌冽无比,而且他那杆龙头大银枪可是玄铁所铸,兵器上已经赢了几分,但这三位老将军也不是吃素的,配合起来天衣无缝,这胜负实在难料啊。”

  “我看,这次肯定还是少主赢,我已经把下个月的饷都已经押他身上了,当不会让我失望的。”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本书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页
首页春秋憾第六章、今昔